歲月如何,征途如虹。

  • 1950年

    3月5日,中國人民解放軍40軍118師352團加強營從雷州半島鵝房港啟航,潛渡瓊州海峽,進軍海南島。

    3月13日,渡海先鋒營與瓊崖縱隊獨立團向瓊山縣潭門地區轉移。

    3月14日,渡海先鋒營與獨立團進駐潭門地區,在今??诿捞m區大致坡鎮洽教村設立指揮部。

    3月15日,國民黨軍13師37團、39團4個營圍攻渡海先鋒營與獨立團駐地潭門地區,在湖仔村一帶發生激烈戰斗。我軍擊潰敵2個營,斃敵37團團長、俘虜90余人。

    4月1日,43軍127師加強團,在瓊崖縱隊第三總隊、獨立團和渡海先鋒營的配合下,于瓊山縣的福創港(今屬??谑忻捞m區)偷登成功。

    4月2日,43軍127師加強團登陸后行進到達云龍、道崇一帶革命根據地。

    4月5日,43軍127師加強團和瓊崖縱隊接應部隊與國民黨軍在中稅地區展開激戰,擊潰敵1個師、殲敵1個團。

    4月10日,鄧華司令員在前線指揮所召開渡海作戰會議,下達大規模渡海作戰命令。

    4月16日,野戰軍大規模渡海作戰正式開始,40軍主力6個團、43軍2個團共2萬5千多名指戰員,分乘近400艘帆船,從雷州半島的燈樓角至東場港一線起渡,向海南島進軍。

    4月22日,美亭地區的國民黨軍全線崩潰,薛岳逃往臺灣;國民黨警保第一師四團團長林薈材在文昌縣邁眾墟率部起義。解放軍兵分兩路,向??谶M軍。

    4月23日,???、府城解放。

    4月24日,鄧華率領野戰軍第二梯隊在??诤蠛?、天尾港、榮山寮一帶海岸登陸,軍部進駐???,發出乘勝追擊殘敵、迅速解放全海南的命令。渡海作戰部隊除43軍127師留守??谕?,其余部隊在瓊崖縱隊配合下,兵分東、中、西三路,飛兵南追逃敵。由40軍主力、43軍128師和瓊縱獨立團組成的東路追擊部隊,攻占文昌縣城后,飛兵直插清瀾港,截住了一部正在準備登船逃命的國民黨軍。

    4月25日,馮白駒率領瓊崖黨政軍機關進入???,與渡海部隊指揮員鄧華等共同指揮部隊追殲逃敵,并研究、部署接管和恢復生產、安頓民生等重大事宜。

    5月1日,由43軍129師、127師380團和40軍118師352團、瓊崖縱隊第一總隊第七團組成的西路追擊部隊,在八所、北黎地區殲滅了國民黨軍286師。至此,海南島全境解放。當日定為海南島解放日。同日正式成立海南軍政委員會、??谑熊娛鹿苤莆瘑T會。

  • 1926年,馮白駒自滬返瓊,毅然投身革命事業,逐漸成長為中共瓊崖特委和瓊崖縱隊領導人,帶領瓊崖人民救亡圖存謀解放——瓊崖人民的一面旗幟

    馮白駒塑像。記者 蘇曉杰 攝

    1926年,他自滬返瓊,毅然投身革命事業;1929年,中共瓊崖特委機關兩次遭敵破壞,特委主要領導人被捕犧牲,他挺身而出;1932年,他率百余人在山上度過了艱苦卓絕的8個多月,革命火種得以延續;1950年,他領導全瓊黨政軍民配合解放軍渡海登陸作戰,解放了海南島……

    他是馮白駒,是周恩來總理眼中“瓊崖人民的一面旗幟”。

    ??谑协偵絽^云龍鎮長泰村背依山丘,面俯綠野,馮白駒故居就坐落在此。

    石匠兒子投身革命

    “孤島奮戰、艱苦卓絕、二十三年紅旗不倒”。進入故居,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聶榮臻元帥所題字的石碑,石碑的左后方,立著一尊馮白駒的半身銅像。

    “受父親的影響,革命的種子早就在年幼的馮白駒心里埋下了?!惫示又v解員馮所孫告訴海南日報記者,馮白駒的父親是一名石匠,也是清末反抗封建壓迫的民間組織“三點會”的成員。讀中學時,馮白駒就曾參與抵制日貨斗爭運動,以及驅逐“八股教師”的學潮運動。

    1925年,馮白駒考入上海大夏大學預科。后來由于家中經濟緊張,馮白駒不得不輟學。1926年初,馮白駒返回瓊崖。經過廣州時,馮白駒找到建國陸海軍大元帥府鐵甲車隊隊長徐成章,表示希望入讀黃埔軍校。徐成章卻為馮白駒指了另一條路:“瓊崖現在迫切需要到農村開展農民運動的人,你回去后可以去找李愛春,他會告訴你該怎么做?!?/p>

    馮白駒依照徐成章的建議回到海南,并經李愛春介紹,進入??谑薪紖^農民協會辦事處擔任主任,從此踏上了革命之路。

    雖然年輕,馮白駒卻十分有謀略膽識。他一心撲在農運工作上,不辭勞苦,奔走鄉村,走家串戶,宣傳和鼓動農民參加農會,發展鄉、村農民協會。經過幾個月的努力,府海郊區相當部分村莊建立了農會,農民運動開展得轟轟烈烈。這年9月,馮白駒成為中共正式黨員。

    在實踐中,馮白駒不斷得到磨礪,逐漸成長為中共瓊崖特委和瓊崖縱隊領導人,帶領瓊崖人民救亡圖存謀解放。

    母瑞山保存革命火種

    “全瓊處處都有馮白駒革命的身影,其中,定安縣母瑞山是極為重要的一處?!瘪T所孫介紹道。

    原來,1932年,瓊崖紅軍反“圍剿”失敗,革命轉入低潮,國民黨軍趁機“圍剿”我軍,妄圖就此撲滅瓊崖革命烈焰。馮白駒率黨政機關干部及紅軍戰士共100多人,在定安縣母瑞山密林深處堅持斗爭。

    那段歲月極其艱苦。馮白駒在《紅旗不倒》一文中提道:“大部分人的肩膀露在外面,有的光著屁股。個個身上凍得發青發紫,有什么辦法呀!只有像萬年前我們的祖先那樣,摘樹葉剝樹皮,連在一起,披在身上。男同志披的樹皮像古代騎士的盔甲;女同志穿起名副其實的‘百葉裙’。大家走動起來,好像是一群穿山甲?!?/p>

    在極端艱難的環境下,馮白駒作為當時的特委書記,從來不搞特殊化。每當分粥時,馮白駒總是確保每個戰士都分到一碗后,自己才會吃,如果食物不夠,他就將自己的那一份分給別人,自己再煮野菜吃。

    外有敵軍不斷來犯,內有饑寒交迫的折磨,戰士們一個接一個倒下,到1932年底,原先百余人的隊伍只剩下26人。然而,縱是如此,馮白駒也依然對革命事業充滿希望。他曾回憶道:“我們堅決相信,革命是一定要勝利的,只要我們堅持下去,黑暗是暫時的,光明會有一天要到來的?!?/p>

    8個多月的時間里,隊伍數次嘗試下山,均以失敗告終。1933年4月,在馮白駒帶領下,隊伍終于成功突圍。

    下山后的一天夜里,馮白駒率人摸黑回到長泰村的家中,看見母親,馮白駒連叫兩聲“媽”,激動地撲了過去,但由于馮白駒此時形容枯槁,母親一時沒有認出,被嚇得連連后退。母子相認后,心疼不已的母親點火開灶,為大伙兒做了一頓飯。馮白駒后來提起此事,感慨萬千地說:“這一夜,我們吃了一年來的第一頓飽飯,我們又回到了母親的懷抱!我們又回到了大地的懷抱了!”

    “瓊崖紅旗23年不倒,離不開馮白駒等人在母瑞山那8個多月艱苦卓絕的斗爭?!瘪T所孫說,那8個多月的抗爭,保存了瓊崖特委領導核心,使得革命火種得以延續,最終重整旗鼓,打開了革命事業的新局面。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位于??谑性讫堟傞L泰村的馮白駒故居。記者 蘇曉杰 攝

    “山不藏人人藏人”

    “不是山藏人,而是人藏人”,這是馮白駒在革命實踐中堅持走群眾路線總結出來的名言。

    從母瑞山突圍后,馮白駒長期在瓊山、文昌地區活動。正是在許多堡壘戶的幫助下,瓊崖特委和瓊崖縱隊才得以度過了這一艱險時期。

    不僅如此,土地革命時期,國民黨反動派對根據地人民進行慘絕人寰的殘殺,在六連嶺的一個山洞里,被敵人圍困的100多名群眾寧可集體餓死、困死,也沒有一個人投降說出紅軍的蹤跡;1949年底,黨中央發出了解放海南島的命令,在接應配合野戰軍渡海作戰中,瓊崖各族人民大力籌款籌糧,開展“一元錢、一斗米”運動(即每戶捐光洋一元,捐米一斗),短短一個月時間,全瓊就籌集糧食5萬多石,組織起有6萬多人的支前隊伍,包括救護隊、運輸隊、婦女縫洗衣隊等。

    “長泰村原先有40多戶人家,在戰爭中,村民慘遭日軍和國民黨殺害,只剩了3戶,海南解放后,才陸續有人遷了過來?!瘪T所孫說,在馮白駒的影響下,其親屬先后有20人投身革命,有12位親人英勇犧牲。據說有一年馮白駒回到故鄉,哽咽道:“整個村子的人跟我干革命,幾乎都被殺了,但人民不會忘記?!?/p>

    在瓊山,馮白駒與失散的同志逐漸恢復聯系。他們扎根農村,依靠民眾,逐漸壯大革命隊伍。1950年,馮白駒率部接應渡海解放軍,摧毀了敵人精心構筑的“伯陵防線”,贏得了海南解放戰役的偉大勝利。

    將軍已逝,將軍的故事卻在瓊崖世代流傳?!拔覡敔斒邱T白駒的堂兄弟,因此,我從小就常常聽到馮白駒將軍的故事?!瘪T所孫說,馮白駒故居建好后,爺爺和大伯都曾在這里當過講解員,如今,他又從長輩手中接過了這一棒,“我要守好這個地方,用馮白駒將軍的故事教育后人,傳承艱苦奮斗的革命精神?!?/p>

    后人沒有忘記。在長泰村,許多民居外墻上都噴涂著“英雄史詩熱血鑄,革命精神永流傳”等革命標語,村民們靠著種植散尾葵,日子也如同芝麻開花節節高,“只要每一代人都能夠傳承革命精神,我相信我們的生活會比現在更好、更幸福?!瘪T所孫說。

  • 熱血青年報國志 投身革命譜華章——尋訪中共臨高縣第一次黨員會議舊址

    中共臨高縣第一次黨員會議舊址的大門。陳長宇 攝

    4月16日正午陽光炙熱,順著臨高孔廟旁的一條小道走到底,便看到一隅寧靜莊重之地坐落于此,肅穆的鐵門大敞著,銀底黑字的“中共臨高縣第一次黨員會議舊址”牌匾閃耀著光輝。走進院內,兩幢金色屋檐的嶄新平房映入眼簾,一幢是臨高縣女子學校舊址,另一幢則是中共臨高縣第一次黨員會議舊址史料陳列展覽館。

    臨高縣女子學校舊址內景。陳長宇 攝

    回望94年前的初夏夜晚,10名懷抱救國理想的青年秘密聚集在臨高縣女子學校,召開了中共臨高縣第一次黨員會議。在昏暗的油燈下,他們點燃了臨高共產黨人內心的星星之火,照亮了臨高廣大群眾在中國共產黨的帶領下,開展英勇斗爭的燎原之路。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在臨高縣女子學校舊址,工作人員向記者娓娓道來革命往事。陳長宇 攝

    有為青年開啟革命運動新起點

    1926年2月,中共瓊崖特別支部成立后,便派遣馮道南、劉青云、林日華等共產黨人以廣東農民運動特派員的身份到臨高開展革命活動。5月初,中共瓊崖特別支部派支部委員符向一到臨高指導并籌建黨組織。

    5月12日夜間9時,中共臨高縣第一次黨員會議在臨高縣女子學校秘密召開,會議由符向一主持,與會人員有符向一、馮道南、劉青云、王超、王任之、吳瓊、劉統、梁統春、王燕如、周有祿等10人。會議宣布中共臨高縣支部委員會成立,推選馮道南為支部書記。會上宣布共產黨的組織紀律和保密規定,并講解批評與自我批評的原則,還說明CP是黨的代號,CY是共青團的代號,黨小組暫稱小學,黨支部暫稱中學,黨地委暫稱大學。會議通過吳瓊、劉統、梁統春、王燕如、周有祿5人為新發展黨員。會議最后對工作進行分工:王超負責籌建國民黨臨高縣黨部事務,馮道南、劉青云、王燕如負責農運工作,梁統春、周有祿負責工運工作,王任之、劉統負責學運工作,吳瓊負責婦運工作。同年7月,林日華接任黨支部書記。

    臨高黨史辦主任張壯省介紹,中共臨高縣支部委員會的成立,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臨高革命運動新起點。從此,臨高的革命斗爭有了一個強有力的領導核心,進入了一個嶄新的階段。

    中共臨高縣第一次黨員會議舊址內歷史紀實浮雕。陳長宇 攝

    23年紅旗不倒 譜寫自由華章

    臨高縣女子學校舊址西側,是中共臨高縣第一次黨員會議舊址史料陳列展覽館,在幾年封閉修繕后,已于2019年6月28日重新對外開放。展覽館的面積不大,卻用文字、圖像和真實存在的刀槍物件,訴說著臨高歷史上一次次光榮而又殘酷的戰爭。

    1927年7月10日夜間,由馮平、王超等人帶領新盈農軍和東英農軍攻入臨高縣城,打響臨高黨組織帶領臨高人民向國民黨反動派進攻的第一槍。

    1937年7月,臨高縣黨支部發展到52個,發展黨員240名。1937年秋,正式成立中共臨高縣委。從此,臨高人民在中共臨高縣委的堅強領導下,開展艱苦卓絕的抗日斗爭。

    1949年12月18日,正在蘇聯訪問的毛澤東主席向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40軍、43軍發出指示,挺進雷州半島,準備解放海南島。

    1950年4月16日黃昏,在韓先楚副司令員的帶領下,第40軍6個團18700名指戰員于17日拂曉,在臨高角一帶登陸,向臨高角的國民黨守軍發起進攻,最終順利在臨高角搶灘登陸。

    1950年4月21日,臨高縣解放。1950年5月1日,海南島獲得解放?!芭R高革命斗爭史是瓊崖革命武裝斗爭‘二十三年紅旗不倒’光輝歷程的重要組成部分,沒有黨組織的堅強領導,就沒有臨高革命斗爭的最終勝利?!睆垑咽≌f道。

    94年歲月逝去 記憶歷久彌新

    在講解員王欣欣的指引下,歷史長卷從1926年的夏夜直鋪到1950年全島人民歡呼的勝利時刻。在臨高縣女子學校舊址,桌椅整齊擺放,墻上掛著一面鮮紅的黨旗和馬克思、列寧的畫像,用課桌拼湊而成的會議桌上還掛著一盞煤油燈,94年前10位青年促膝而談的場景仍歷歷在目。

    “中共臨高縣第一次黨員會議之所以選擇這里,是因為這里安全隱秘,不容易被國民黨反動派發現?!蓖跣佬栏嬖V記者,該舊址已經過2次修繕,但94年前的這所學校相當簡陋,完全沒有此刻眼前這般整潔明亮。在整個舊址當中,唯有學校門口的兩座石獅雕像為原始舊物,但在近百年的風雨沖刷中,也逐漸被磨去了棱角。

    據介紹,中共臨高縣第一次黨員會議舊址是臨高縣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不定期有單位和學校前來上黨課,重溫入黨誓詞,開展黨性教育活動?!昂芏嗬宵h員來到這里,回憶過去的革命歷史,都會感動得落淚?!睆垑咽≌f道。

    記者手記

    以熾熱的信念 點燃壯志情懷

    □本報記者 陳鈺婷

    文瀾江畔,紅旗飄揚。在94年前的這處縣城角落,革命先輩以一往無前的勇氣舉起了反帝反封建、爭取民族獨立和解放的大旗。身處當時險惡嚴峻的社會環境,他們肩負共產黨人的使命與職責逆流而上,掀起了波瀾壯闊的革命斗爭。

    站在中共臨高縣第一次黨員會議舊址內,這里的每一處屋檐瓦片都嶄新如初,墻壁上的歷史紀實畫像栩栩如生,在歲月靜好的背后,當年的革命先輩在此探索救國救民之道路,為抵御侵略拋頭顱灑熱血,歷經土地革命、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紅旗始終不倒,為臨高的解放戰爭歷史譜寫了一曲又一曲壯麗樂章。

    中華民族歷經風雨而銳氣不減,那面在炮火中23年仍不倒的紅旗,是臨高共產黨人和英勇的臨高革命軍民用鮮血染成的。戰爭帶走了生命,時間沖刷著歷史,但鐫刻在中華兒女腦海中的記憶,卻會歷久彌新。

    歷史上的今天 1950年4月29日

    4月29日,128師382團攻占新村港,殲敵俘敵2000余人。 (陳鈺婷 整理)

    英烈譜

    王大鵬(1885—1929)1885年出生于海南會同縣(今瓊海市)龍閣村一個農民家庭。1917年考取官費生留學日本。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王大鵬積極參加中國留日學生的集會,發表通電,對日本侵占我國山東表示強烈抗議。1921年,孫中山領導的廣東政府在廣東全省舉行民主選舉各縣縣長,王大鵬被選為瓊東縣縣長。1927年4月15日,廣州國民黨右派發動政變,王大鵬被捕入獄,受盡敵人各種審訊和嚴刑拷打,但他仍堅貞不屈,直到同年12月11日廣州起義爆發,王大鵬方得重見天日。

    1928年8月,王大鵬任瓊崖蘇維埃政府經濟委員會主任,采取切實可行的財政經濟措施,粉碎了敵人的經濟封鎖。

    1929年2月,王大鵬率領紅軍繳獲反動民團的武器,撤退途中被叛徒李詩桐出賣,秘密報告嘉積敵人,第二天半夜宿營地被敵人包圍,王大鵬在抗擊過程中不幸右臂中彈負傷,最后壯烈犧牲,時年44歲。 (陳鈺婷 整理)

  •   【萬寧全境解放】

      4月27日,在我軍追擊下,國民黨軍分別從萬寧烏場港和新潭海濱乘漁船登上軍艦,逃往臺灣。逃不掉的國民黨兵向解放軍投降。當天下午,萬寧縣全境解放。次日,中共萬寧縣委、萬寧縣人民政府機關從北大遷入萬城。


  •   【兵分三路追逃敵】

      三路追擊大軍橫掃殘敵,國民黨軍兵敗如山倒,紛紛繳械投降。(資料圖片)

      4月24日,鄧華率領野戰軍第二梯隊在??诤蠛?、天尾港、榮山寮一帶海岸登陸,軍部進駐???,發出乘勝追擊殘敵、迅速解放全海南的命令。渡海作戰部隊除43軍127師留守??谕?,其余部隊在瓊崖縱隊配合下,兵分東、中、西三路,飛兵南追逃敵。由40軍主力、43軍128師和瓊縱獨立團組成的東路追擊部隊,攻占文昌縣城后,飛兵直插清瀾港,截住了一部份正在準備登船逃命的國民黨軍。


  • 解放軍兵分兩路向??谶M軍4月22日,美亭地區的國民黨軍全線崩潰,薛岳逃往臺灣;國民黨警保第一師四團團長林薈材在文昌縣邁眾墟率部起義。解放軍兵分兩路,向??谶M軍。

    解放軍戰士追擊殘敵。 (資料圖片)

  •   【我軍全殲黃竹美亭地區國民黨守軍】

      我增援部隊通過稻田向預定地點挺進。 (資料圖片)

      4月21日,解放軍40軍主力及時趕到黃竹、美亭、白蓮,和43軍共同戰斗,全殲了黃竹、美亭國民黨守軍,接著打垮國民黨62軍和32軍主力。國民黨海南防衛總司令薛岳向國民黨軍發出全線撤退“向南轉移,船運臺灣”的命令;國民黨少將李湘武率國民黨教導師一團、三團衛生連在府城外起義。


  • 我軍在黃竹等地與敵軍展開決戰4月20日,我軍行進至澄邁黃竹、美亭地區,攻占風門嶺。在黃竹、美亭一帶與國民黨軍隊展開決戰。解放軍43軍128師一方面勇猛地向黃竹、美亭國民黨守軍發起強攻,一方面英勇抗擊國民黨軍32軍252師和62軍151師的反包圍;解放軍127師381團1連在風門嶺阻擊國民黨援軍,擊退國民黨陸、空軍13次的聯合進攻,守在高地的解放軍最后僅剩13名戰士。

    黃竹之戰艱苦異常,解放軍戰士發揚不怕流血犧牲的精神,寸土必爭。


  • 70年前的今天 我軍攻占臨高縣城4月19日,我軍連續攻克美臺、加來等地,全殲守敵,攻占臨高縣城。瓊崖區黨委、瓊崖臨時人民政府、瓊縱總部聯合發布《入城守則》《接管人員守則》《處理接管物資的規定》。

  • 【大規模渡海作戰正式開始】4月16日,野戰軍大規模渡海作戰正式開始,第40軍主力6個團、第43軍2個團共2.5萬多名指戰員,分乘近400艘帆船,從雷州半島的燈樓角至東場港一線起渡,向海南島進軍。

    渡海大軍不畏強敵,冒著敵人的炮火勇猛還擊。(資料圖片)

    乘風破浪迎戰敵艦。(資料圖片)

  •   【打響瓊崖公學保衛戰】

      1949年,秋季攻勢結束后,瓊崖公學在樂東縣番陽鄉(現位于五指山市番陽鎮)迎來又一個開學季。得知這一消息后,國民黨瓊崖當局膽戰心驚,生怕共產黨的有生力量不斷壯大,便千方百計地搞起破壞。

      自1949年9月起,國民黨軍每天派出飛機到樂東、白沙一帶尋找瓊公學校的校址,氣勢洶洶,大有炸平五指山之勢。

      敵人的飛機天天在瓊公上空盤旋,震天的聲音干擾了學員們的學習。為此,各班師生響應學校的號召,開始在河邊或深山低洼的地方挖掘防空洞。為了早發覺敵機,早躲避,學校警衛連還搭了一個空哨臺,由警衛連放哨觀察敵機,空哨臺上掛一塊生鐵板,作為警報器,空哨臺聽到飛機聲就鳴鐘,讓師生們迅速躲進防空洞。

      這一年10月的一天,兩架敵機來偵察,發現了學校目標后,便用機槍瘋狂掃射,并投下兩枚炸彈,但師生們早已躲進了防空洞,什么也炸不到。

      一計不成,敵人又生一計。集中兩個團的兵力,分西、南兩路向樂東推進,之后在萬沖會師,而萬沖至番陽只有10公里的距離。彼時,瓊崖縱隊九所會戰告捷后,已經轉移東線行動,調兵應戰已然來不及。

      很快,瓊崖縱隊司令部決定動員樂東縣民兵配合司令部和瓊崖公學的警衛連,利用山深林密路窄的有利條件阻擊敵人。果然,敵人人地生疏,進了我軍民的阻擊圈,被打得走投無路,進退兩難。

      經過一天一夜的激戰,敵軍一無所獲,丟下一批軍械武器,狼狽而退,我軍民成功保衛了瓊崖公學。


  • 開拓進取 無懼風雨

    從“創建五指山革命根據地”這一問題的醞釀與提出,到五指山革命根據地正式形成,中間相隔了整整8年。而將革命根據地自沿海漢區一路開辟至深山黎寨,期間又不知道歷經了多少艱難險阻。

    回顧歷史會發現,革命的道路從來都不是一帆風順,總會遇到一些溝溝坎坎。革命年代如此,新時代也是如此。

    過去,毛貴村的村民們上山砍樹、打獵,下河炸魚。到最后,山禿了、水黑了,一年到頭忙活下來,收入也不過千元。在黨和政府的堅強領導下,在不斷地摸索與實踐中,這座革命老村漸漸更新觀念、轉變發展思路,開始養豪豬,種植百香果、冬季瓜菜,再到發展以“紅色革命”為主題的鄉村旅游,走出一條適合自己的脫貧之路。

    從過去到今天,我們取得的每一個成就,靠的都是不畏艱難險阻、一路披荊斬棘的理想信念。我們也有理由相信,只要繼續堅定不移、一以貫之地保持這份理想信念,定會取得新的勝利。

  • 1948年6月,五指山中心革命根據地正式形成,瓊崖革命從此有了牢固的大后方——巍巍五指山 獵獵紅旗揚


    五指山革命根據地紀念園。 記者 李天平 攝

    自五指山北麓奔涌而下,滔滔昌化江水在高山與河谷間沖刷出一片開闊盆地,五指山市毛陽鎮毛貴村便坐落于此。近日,記者一行來此探訪。

    從地理方位上來看,這是一個并不起眼的小村莊,卻曾響起三大攻勢的陣陣戰鼓,升起瓊崖大地上的第一面五星紅旗,在解放海南和瓊崖革命斗爭史中占據著重要地位。

    如今硝煙散去,23米高的紀念碑靜靜佇立于毛貴村北側的五指山革命根據地紀念園內。前來瞻仰的人每每抬頭凝望,那段激情澎湃的革命歲月便仿佛奔涌而出,在這片紅土地上激蕩出信仰的力量與奮進的足音。

    黎族人民永遠跟黨走

    這是一次歷經坎坷、等待了太久的會面。

    1943年底,黎族首領王國興派出的黎族代表王文聰等人沖破重重阻礙,終于在澄邁縣六芹山見到中共瓊崖特委書記、瓊崖抗日獨立總隊總隊長兼政委馮白駒。兩人雙手緊握,表明了黎族人民在共產黨領導下干革命,永遠跟著共產黨走的決心,也為五指山革命根據地的開辟鋪平道路。

    此時,距離“創建五指山革命根據地”這一問題的醞釀與提出,已經過去了近4年。

    1940年,莊田、李明從延安返回瓊崖時,周恩來曾指示:“必須以毛澤東的軍事思想,逐步把五指山革命根據地建設好,這是由于戰爭的長期性與殘酷性決定的?!蓖?1月7日,中央書記處又提出“五指山脈一帶山地,將是我們長期抗戰的可靠根據地”,要求瓊崖“把山區作為我軍鞏固的后方”。

    事實上,此前瓊崖已建立了多個根據地,但它們多處于丘陵平原地帶,沒有山區作屏障,不易相互聯系,也不利于與敵人周旋,難以持久地支持革命戰爭。相較之下,五指山區懷抱的白沙(包括現在的瓊中、五指山)、保亭、樂東三縣物產豐富、資源充足,特殊的自然地理環境又造就了當地易守難攻的作戰優勢,讓這里成為建立革命根據地的絕佳選擇。

    然而彼時,日寇正集中大批兵力向瓊崖抗日軍民進行瘋狂的“蠶食”與“掃蕩”,我軍戰事頻繁,部隊、機關流動性大,根本無暇他顧,再加上國民黨頑固派龜縮至五指山區,創建五指山革命根據地一事只能一再擱置。

    直到“白沙起義”一聲槍響,深刻動搖了國民黨頑固派在五指山區的統治根基,瓊崖特委苦苦尋覓的時機終于出現。

    1946年12月,中共瓊崖特委在澄邁縣加總鄉(今屬屯昌縣南坤鎮)召開臨委書記聯席會議,作出關于建立以白沙、保亭、樂東為中心的五指山革命根據地的決定。至此,瓊崖革命23年武裝斗爭中的最后一個根據地,呼之欲出。

    瓊崖革命有了牢固的大后方

    位于瓊島中心的五指山區,方圓1萬余平方公里。要想在此開辟革命根據地,該從何處著手?中共瓊崖特委和獨立縱隊決定,將白沙作為突破口,逐步打通進入五指山區的通道。

    早在抗日戰爭時期,中共瓊崖特委就已在黎族同胞的策應下建成白沙抗日根據地,盡管后來遭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壞,但根基仍在。1947年1月起,中共瓊崖特委和獨立縱隊先是率領警衛營重返白沙,逐步恢復和鞏固農村基層政權組織,而后又從各支隊抽調出一個小隊和警衛營,合編為“前進支隊”向保亭、樂東兩縣進軍。

    我軍一路勢如破竹,打得敵軍節節敗退,卻也有部分國民黨武裝力量及地主、惡霸尚未被完全消滅。為徹底肅清反動勢力,自1947年冬天起,已由“廣東省瓊崖游擊隊獨立縱隊”改名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瓊崖縱隊”集中5個支隊的兵力,分3路再次向保亭、樂東地區挺進。

    不久,保亭、樂東解放的捷報接連傳來,白沙、保亭、樂東解放區連成一片,五指山中心革命根據地終于1948年6月正式形成。

    “那時,國民黨反動派對我們老百姓進行壓迫、剝削,我們就盼著共產黨能幫一把?!奔易∶F村的年邁村民王和新還記得,五指山中心革命根據地建立后,瓊崖共產黨人組織群眾生產自救,大力推廣減租減息、土地改革等一系列舉措,并成立了瓊崖少數民族自治區行政委員會,讓他們翻身做了主人。

    1948年,瓊崖區黨委在向中共中央報告解放區人民生活初步改善的情況時指出:過去人民生活極為貧困,白沙縣民眾90%無飯吃或吃不飽,衣服也十分短缺。經過土地改革后,除白沙的紅毛、水滿、細水等3個鄉尚缺少糧食外,其他各鄉已無饑餓現象。

    也是從那時候起,五指山解放區掀起生產、參軍和支前的熱潮。僅1948年這一年,白沙、保亭、樂東三縣就有2000多名黎族苗族青年參加了瓊崖縱隊,還有大批青年參加地方武裝和保鄉隊等民兵組織,為瓊崖的革命斗爭打造出一個廣闊而又殷實的大后方。

    升起瓊崖大地第一面五星紅旗

    位于原白沙、保亭、樂東三縣交界處的毛貴,坐落在一個狹長的小山谷中,這里看似閉塞,沿著河灘行走卻能四通八達。正是憑借著獨特的區位優勢,毛貴這才成為中共瓊崖區黨委、瓊崖臨時民主政府和瓊崖縱隊司令部等黨政軍三大領導機關的駐地,見證了一段激情燃燒的紅色歲月。

    70多年前,馮白駒領導的瓊崖區黨委和瓊崖縱隊就是在毛貴村發動、策劃和指揮了1948年的秋季攻勢和1949年的春季攻勢、夏季攻勢。這3次攻勢進一步擴大和鞏固了以五指山為中心的瓊崖解放區,也為奪取瓊崖解放戰爭的勝利以及配合中國人民解放軍渡海大軍解放海南島打下堅實的基礎。

    一個個戰令沿著江畔發出,一個個捷報又順著江灘傳來。

    1949年9月底,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在北平召開后,中華人民共和國將成立的喜訊很快傳到了毛貴村。瓊崖軍民歡欣鼓舞,奔走相告,當即決定舉辦一場盛大的慶祝集會。

    10月1日拂曉,一陣陣禮炮、軍號、鑼鼓聲和歡呼聲交織著響徹毛貴山谷。瓊崖黨政軍干部、戰士以及黎族、苗族、漢族群眾共1000余人,紛紛匯集至毛貴禮堂旁的廣場,見證著海南島上第一面五星紅旗冉冉升起。

    這一刻讓瓊島軍民激動無比,更讓國民黨的殘兵敗將們暴跳如雷。當時,全國解放戰爭已取得決定性勝利,國民黨軍隊從內地潰逃瓊島,與海南特區警備總司令陳濟棠部合并,正企圖憑借瓊州海峽而長期固守,將海南島作為反攻大陸的跳板。

    敵軍驟增,并沒有嚇倒久經考驗的瓊島軍民。1950年1月,中共瓊崖區黨委在毛貴召開黨政軍負責人會議,作出《關于配合大軍渡海解放全瓊的緊急工作指示》。會后,全瓊軍民立即行動,通過籌款、籌糧、支前、勞軍、情報、策反、接管和接應等工作,與大陸南下的渡海大軍遙遙呼應,將國民黨反動派置于我方前后夾擊的鋒芒之下,徹底斷送了他們退入五指山區,據險頑抗的幻想。

    至此,五指山中心革命根據地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瓊崖黨政軍領導機關撤出毛貴,而為革命犧牲的將士長眠于此,無聲地守護著這片紅土地的安寧。

  •   【勝利會師】4月6日,43軍127師加強團行進到嶺口、翰林地區,與瓊崖縱隊第3總隊勝利會師。

  • 【木船戰軍艦】3月31日夜間10時30分,北風起,解放軍第43軍127師一個加強團的3733名指戰員,分乘88艘帆船從雷州半島博賒港起渡,預定次日在瓊山縣塔市鄉福創港一帶登陸。

    就在加強團前進途中,敵軍發現了渡海的戰船,敵機一架架俯沖下來,低空對戰船進行掃射、投彈。船上的戰士也架起機槍、步槍,對敵機猛烈回擊,形成了密集的火力網,迫使敵機放棄低空作戰。敵軍的大小艦艇傾巢而出,仗著一身鐵甲向渡海部隊乘坐的帆船橫沖直撞,用各種武器構成了一道密集的彈幕,試圖阻止帆船前進。

    敵軍沒有想到,我軍的3只單桅小木船,竟然繞開火力網直逼敵軍艦艇,在100米的近距離用光彈交織的火力網打穿了艦艇的中部,直打得敵軍落荒而逃。木船打軍艦,這在戰爭史上是當之無愧的奇跡!


    解放軍戰船下海。(資料圖)

  • 【羅板鋪戰斗:瓊崖總隊首次全殲日軍】距離??谑袇^約30公里外,在??谑忻捞m區大致坡鎮崇德村龍板村民小組(原羅板村)村口附近,立著一塊一米多高的石碑,上頭僅僅鐫刻寥寥數字,幾乎沒有裝飾。

    3月29日,記者在此看到,石碑底下綠草叢生,新開的野花掛滿枝頭,淡雅的香氣縈繞在這一片紅色的土地上。

    1939年9月2日,中共瓊崖特委領導的瓊崖抗日獨立總隊(以下簡稱瓊崖總隊)就是在這里,酣暢淋漓地打了一場全殲日軍的伏擊殲滅戰。

    大獲全勝

    1939年,侵瓊日軍占領???、府城后,急不可耐地想繼續推進。

    當年3月,剛成立數月的瓊崖抗日獨立隊因人數增多,擴編為瓊崖抗日獨立總隊,轄3個大隊,共1000余人,對日軍形成了一定的震懾。

    8月,日軍在瓊山縣道崇鄉濱洋村修建了據點,派出重兵駐守,意圖借此遏制瓊崖總隊在瓊山縣咸來、道崇一帶的活動。

    為了保護群眾,瓊崖總隊在各處山坡上都安排了專人放哨,一旦敵人離開據點外出“掃蕩”,放哨人員就將各處的哨桿、哨樹放倒作為信號,各地群眾看見信號,就開始撤離到安全地帶。

    同時,我黨還發動各抗日組織堅壁清野,破壞交通橋梁、割電線、填水井,并將糧食及日常用品隱藏起來,為日軍生活與軍事行動制造重重阻礙,致使駐點日軍沒有水喝,不得不每天從三江墟運水到濱洋據點。

    經過一段時間的偵察,瓊崖總隊掌握了日軍這輛運水車的活動規律:每天10多名執行運水任務的日軍在送完水后,都會經龍板山返回三江,車上還配有一挺輕機關槍。

    了解此事后,瓊崖總隊決定派出部隊伏擊敵軍。

    9月2日,天還沒亮,瓊崖總隊第一大隊隊長黃大猷率其部與第二大隊的第五中隊共約100多人,在羅板鋪地段的高地偽裝埋伏,靜待日軍運水車“入甕”。

    隨著太陽東升,汽車馬達聲越來越近,埋伏好的瓊崖總隊屏氣凝神,等待日軍進入埋伏范圍。當敵軍運水車進入伏擊圈,黃大猷一聲令下,我軍紛紛往敵軍投下手榴彈,步槍也緊跟著密集開火。敵軍車輛著火了,多數日軍也被我軍擊斃。接著我軍向幸存的少數日軍發起沖鋒,用更加猛烈的火力攻擊敵人。

    經過半小時激戰,我軍全殲日軍曹長及以下官兵11名,繳獲輕機槍1挺、三八式步槍5支、短槍1支、各種子彈150多發,擊毀敵軍運水車一輛,而我軍僅有兩名戰士受輕傷。

    “羅板鋪戰斗之所以能取得勝利,是軍民聯手的結果?!饼埌宕宕迕裥〗M組長蔡漢平告訴記者,當年,村民們每日躲在山林里觀察,掌握日軍運水車的運輸規律后,就將信息傳遞給瓊崖總隊,“此外,戰斗中,日軍被我軍打得四處逃竄。村民們看見他們逃跑,就跟在后面緊追,一路追到了下面的羅板湖?!?/p>

    日軍報復

    羅板鋪戰斗后,日軍撤銷了濱洋據點。

    此戰極大地提升了瓊崖人民的抗日信心,抗日軍民無不歡欣鼓舞。中共瓊崖特委與獨立總隊部對全體參戰的指戰員給予了表彰嘉獎。1939年9月3日,瓊崖總隊在瓊山縣吳浪村召開祝捷大會。9日,瓊崖守備司令王毅受國民黨廣東省政府委托對戰斗部隊進行嘉獎,并發給瓊崖總隊一批槍支彈藥。

    敵軍遭此打擊,怎會善罷甘休?

    羅板鋪戰斗剛結束,瓊崖總隊就迅速將附近幾個村莊的村民轉移到深山里躲避。不出意料,日軍果真回來了,他們不但劫走了村里所有值錢的東西,臨走前還放了一把大火,將幾個村莊燒成了灰燼。

    “當時,眼見日軍放完火后撤離了,我奶奶就跟10多位村民偷偷回村,想取一些緊缺物資?!?3歲的龍板村村民蔡瓊才說,沒想到,狡猾的日軍看似已經撤出,實則仍然留了少部分人躲在暗處,等待我方人員回來?;卮宓?0多名村民最終全部慘遭殺害?!拔夷棠叹褪潜蝗哲娀钌人赖??!辈汰偛胖钢謇镆豢诠啪嬖V記者,當時一同回村的還有一名抱著孩子的婦女,她的孩子年紀尚小,嗷嗷待哺,遭日軍殺害后,孩子就被直接丟到了井里。

    記者看到,這口古井由方磚鋪就而成,呈方形,井口周邊生長著黃白色的小花,井的內壁上半部分呈黃色,下半部分呈白色,顏色分層極為明顯,可以借此清晰辨別井水曾經的水位。

    由于村莊被燒毀了,村民只能跑到山上躲藏,一躲就是6年。這6年中,村民們堅持一邊生產一邊抗戰,大家輪流站崗、放哨,如果看到日軍,就馬上燃燒稻梗產生濃煙,提示村民趕緊躲藏起來。

    影響深遠

    羅板鋪戰斗再次打破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

    “羅板鋪戰斗的勝利,是瓊崖總隊集中優勢兵力打殲滅戰,取得首次全殲日軍一部、奪得第一挺機關槍的勝利,這場勝利大大提高了瓊崖抗日獨立總隊的威望,激發了廣大人民群眾抗日熱情?!焙?谑形h史研究室征研科主任科員周琪雄說道。

    除了羅板鋪戰斗外,當年,瓊崖總隊還在瓊山、文昌地區取得了羅牛橋戰斗和襲擊永興墟、文昌縣城日軍的勝利,建立了瓊文根據地。至1939年底,瓊崖總隊共作戰70余次,殲滅日軍800余人。

    1940年2月,瓊崖總隊開赴澄邁、臨高、瓊山邊界的美合山區,建立抗日根據地。9月,獨立總隊進行整編,馮白駒任總隊長兼政治委員,中共中央派來的莊田、李振亞分別任副總隊長和參謀長。整編后的獨立總隊下轄2個支隊、6個大隊,共3000余人,游擊活動遍及11個縣,瓊文平原根據地、美合山區根據地、六連嶺根據地進一步鞏固和擴大。

    “這么多年以來,我經常跟子孫后代講抗戰的故事,教育他們落后就要挨打?!辈汰偛耪f,前人拼盡血汗守護我們的國家,后人一定要接續努力,奮發圖強,為國家建設、民族富強貢獻力量。


    位于??诿捞m區大致坡鎮崇德村龍坂村民小組的羅板鋪戰斗遺址石碑。記者 蘇曉杰 攝


  • image.png

    瓊崖抗日獨立隊戰士銅像。陳亮嘉 攝

    在瓊崖紅軍革命史中,瓊崖抗日獨立隊戰士銅像具有標志性意義,上面書寫著徐向前的題詞:瓊崖抗日先鋒。它矗立于瓊崖紅軍云龍改編舊址廣場中央,是銘刻著82年前瓊崖紅軍改編為瓊崖抗日獨立隊,自此英勇投入抗日斗爭的歷史坐標,亦見證了數十年間云龍墟人民的美好生活。3月25日,??诰W(微信號:haikouwang2013)記者來到瓊崖紅軍云龍改編舊址,追憶那段不朽的歷史。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image.png

    瓊崖抗日云龍改編舊址外墻上的戰斗壁畫。陳亮嘉 攝

    危機重重下攜手共抗日寇

    1937年7月7日,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因為擁有良好的地理位置,被日軍視為躍向東南亞跳板的海南同樣“戰云密布”。而駐守海南的大部分國民黨軍隊被抽調往其他戰場,島上總兵力不足4000人,防衛力量薄弱的瓊島岌岌可危。

    在此形勢之下,中共瓊崖特委主動向國民黨當局提出“停止內戰,團結抗日”的主張,并表示愿意在團結抗日的前提下,改編瓊崖工農紅軍。國民黨方面與以馮白駒為代表的瓊崖特委進行多次談判,同年10月22日,瓊崖國共兩黨終于達成合作抗日協議,瓊崖紅軍改編為廣東民眾抗日自衛團第十四區獨立隊(即瓊崖抗日獨立隊),馮白駒任瓊崖抗日獨立隊隊長。云龍墟因為當時已經具備了良好的群眾基礎,以及便于開展游擊戰的優勢,因此被選為了改編地,同時也是部隊的駐地。

    1938年12月5日,瓊崖紅軍游擊隊改編暨抗日誓師大會在云龍墟“六月婆”廟舉行。馮白駒代表獨立隊官兵講話,表達保衛瓊崖的決心,宣告了瓊崖人民抗日隊伍的誕生。馮白駒后來曾這樣回憶:“在成立獨立隊這一天,各地老百姓約有幾萬人來觀禮,并送了不少吃用禮物慰勞我們。老百姓個個喜形于色,快樂異常?!?/p>

    改編后的瓊崖抗日獨立隊始終奮戰在抗擊日寇的斗爭中,并不斷發展壯大,后擴編為獨立總隊。至1947年10月,瓊崖抗日獨立隊由中央軍委命名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瓊崖縱隊”,由成立時的300多人,發展到解放戰爭時的2萬多人,為海南島最終的解放作出了重大的貢獻。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image.png

    云龍鎮上的瓊崖紀念雕塑。陳亮嘉 攝

    和平歲月里傳承歷史記憶

    如今的瓊崖紅軍云龍改編舊址始建于1952年,所建之地正是當年的“六月婆”廟,由當時的瓊山縣在舊址前建“瓊山縣革命老根據地紀念碑”,1984年擴建為紀念館,1988年又將紀念碑改建為4.6米高的戰士全身銅像,到2011年完成了現有規模的修繕建設。

    雖然戰爭的硝煙早已散盡,但在瓊崖紅軍云龍改編舊址,依然可以領略到風云歲月留下的痕跡。在銅像的四周,立著8根石柱,記錄了瓊崖縱隊在艱苦的環境下堅持革命的歷程。銅像廣場東側建有凱旋亭與蕩寇亭;西側則是13幅石刻的瓊崖縱隊戰事簡介圖。在戰士銅像身后是瓊崖抗日戰爭歷史館,該館通過館藏文物、圖片向參觀者詳細講述了瓊崖抗日戰爭期間所發生的歷史事件。

    歷史雖已遠去,但云龍改編和隨后發生的瓊崖抗日歷史卻一直為海南人民所銘記。瓊崖紅軍云龍改編舊址的工作人員告訴??诰W記者,多年以來不斷有黨員干部、普通群眾前來參觀,舉行紀念活動。2004年瓊崖紅軍改編舊址被列入全國100個“紅色旅游經典景區”,2014年入選第一批國家級抗戰紀念設施、遺址名錄,瓊崖抗日獨立總隊第3大隊隊長黃振亞、瓊崖抗日獨立總隊第3支隊支隊長林伯熙、瓊崖抗日獨立總隊政治部主任黃魂被列入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體名錄。

    現在,瓊崖紅軍云龍改編舊址還活躍著一批“小紅軍”,他們是來自云龍小學的學生,志愿成為講解員,在向參觀者講述歷史的同時,將革命的記憶與精神傳承下去。

    記者陳亮嘉 攝影報道

    (??诰W3月29日訊)


  • 第40軍118師加強團登陸澄邁縣玉包港3月27日拂曉,解放軍第40軍118師一個加強團抵達澄邁縣玉包港海面,距離預定登陸點臨高角尚需2小時至3小時航程,而這時負責接應的瓊崖縱隊第一總隊3個團和第40軍渡海先鋒營,已在臨高角同國民黨軍展開激烈戰斗,敵機敵艦亦趕到臨高參戰。

    在此緊急關頭,瓊崖縱隊副司令員馬白山向第40軍118師政治部主任劉振華提出:以變應變,就地登陸為宜。渡海部隊迅即強行登陸,經過1小時的激戰,消滅岸上守敵,成功登陸。此時臨高方面接應部隊也將計就計與敵周旋,吸引和牽制了國民黨約2個師的兵力,減輕了渡海部隊的壓力,對渡海部隊在澄邁玉包港登陸起了重要的配合作用。

    渡海部隊在火力掩護下向澄邁縣玉包港登陸。(資料圖片)


  • 解放軍第15兵團指揮所進駐雷州半島赤坎村1950年3月20日,鄧華率解放軍第15兵團指揮所進駐雷州半島南端赤坎村,直接指揮渡海作戰部隊。赤坎村在徐聞縣城東南6公里的地方,這里是雷州半島最南端,也是解放海南島的最前線。鄧華指揮特點之一是“指揮位置一定要盡量靠前”,一旦靠前指揮,來到雷州半島前線,對軍事決策的作用很快就顯現出來了。

    1950年3月20日,鄧華率第15兵團指揮所進駐雷州半島南端赤坎村,直接指揮渡海作戰部隊。圖為鄧華辦公的地方。(資料圖片)

    雷州半島海岸上密布重炮,掩護英雄的部隊跨海南征。(資料圖片)

  • 湖仔戰斗3月15日,國民黨軍13師37團、39團4個營圍攻解放軍第43軍的渡海先鋒營與瓊崖縱隊獨立團駐地潭門地區,在湖仔村一帶發生激烈戰斗。戰斗最后,我軍取得了重大勝利,共殲滅敵軍1個營、擊潰2個營,敵軍一名團長當場被擊斃,俘敵副營長以下90余人,繳獲輕、重機槍各5挺,其他武器裝備一批。史稱這次戰斗為“湖仔戰斗”。戰斗結束后,我軍清點傷亡人數時,發現有27名戰士犧牲,便在雅程后坡挖掘9個墓穴,埋葬了這些烈士,俗稱“九人墓”。而洽教村這邊,守衛指揮部的7名先鋒營戰士也不幸犧牲,被安葬在洽教村祠堂邊。

    image.png

    1950年3月14日,解放軍第43軍一二八師渡海先鋒營與瓊崖縱隊獨立團打響“湖仔戰斗”。圖為戰斗舊址。 (資料照片)

    image.png

    ??谑写笾缕骆偳⒔檀宓臒o名英雄烈士墓。(海南日報資料圖片)

  • 【渡海先鋒營與瓊縱獨立團在洽教村設立指揮部】3月14日,第43軍的渡海先鋒營與瓊崖縱隊獨立團進駐瓊山縣潭門地區,在今??诿捞m區大致坡鎮洽教村設立指揮部,后來在潭門、湖仔等地與瓊崖縱隊獨立團協同作戰,取得消滅敵軍1個營、擊潰2個營的重大勝利,大挫敵軍士氣,為解放全瓊掃除了行進中的障礙。洽教村是革命老區村莊,在抗日戰爭及解放海南戰爭時期,該村群眾積極支持革命,先后有60多位先烈為革命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位于??诖笾缕骆偳⒔檀宓亩珊O蠕h營指揮部舊址。 通訊員 劉平 攝

    洽教村渡海先鋒營紀念廣場。通訊員 劉平 攝

  • 渡海先鋒營與瓊縱獨立團全殲敵軍一個營3月13日,國民黨海南防衛總司令薛岳調集6個團向文昌地區撲來,企圖圍殲第43軍的渡海先鋒營。渡海先鋒營與瓊崖縱隊獨立團即向瓊山縣潭門地區轉移,結果遭到國民黨暫編第13師37、39團的鉗形包圍。二連連長、戰斗英雄李樹廷了解到國民黨軍第37團的團指揮所就在附近山頭上的情況后,當即派出一個排從正面佯攻。他自己帶著一個班從側背沖進國民黨軍團指揮所,把敵團長擊斃。國民黨軍在無人指揮的情況下,紛紛奪路逃命。渡海先鋒營在瓊崖縱隊獨立團和游擊區人民的配合下,全殲國民黨暫編第13師37團的一個營,俘副團長以下100余人。

    瓊崖縱隊獨立團團長梁仲明。(資料圖片)

    徐芳春時任43軍128師383團團長,率領加強營實行偷渡。圖為一九四七年,徐芳春在東北戰場。(資料圖片)

  • 【加強營被授予“渡海先鋒營”稱號】3月12日,解放軍43軍128師383團加強營在公坡鄉集結,與瓊崖縱隊獨立團會合,并被43軍授予“渡海先鋒營”稱號。

    image.png

    解放軍戰士在起渡點登船渡海。(資料圖片)

    當地干部群眾在接應渡海部隊時,有的利用成束的手電筒光做“信號燈”與渡海野戰軍聯絡;有的把情報放在約定的樹洞里,蓋上椰子殼讓交通員取走;有的混在被迫為國民黨軍修工事的群眾隊伍里,隨時接應渡海部隊。此外,一些群眾還冒著生命危險搶救解放軍傷員,當國民黨軍進村搜查、威迫群眾交出傷員時,臨危不懼、守口如瓶,并秘密地把傷員轉移到瓊崖縱隊設在沿海紅樹林里的醫院。登陸部隊經過各村莊時,受到群眾的熱情接待。一些回鄉探親的華僑還端出熱騰騰的咖啡、牛奶,讓解放軍指戰員解渴、驅寒。

    image.png

    第43軍授給383團加強營“渡海先鋒營”錦旗。(資料圖片)

  • 43軍一加強營成功登陸】解放軍43軍128師383團一個加強營于3月11日上午9時在文昌縣赤水港長路地區海岸先后登陸。擊退岸上國民黨守軍的阻擊后,同中共文北縣委書記葉明華、縣長李光邦帶領的支前隊伍接上聯系,并在抱錦鄉同瓊崖縱隊獨立團勝利會合,隨后向瓊山解放區轉移。在轉移中,于潭門一帶粉碎了國民黨軍兩個團的進攻,殲其一個多營,俘副團長以下100多人。43軍加強營的主力轉移后,少數失散人員陸續登陸,在當地黨政組織和人民群眾的有力接應下,安全地進入解放區。

    解放軍登陸部隊在海南島北部海岸與瓊縱接應部隊勝利會師。(資料圖片)

    在野戰軍兩個加強營勝利登陸不久,40軍352團的兩個排在雷州半島海面上執行任務時,被海風和潮流漂過瓊州海峽,他們便果斷地登陸,得到儋縣一區黨政組織和民兵的及時接應,共同打退了國民黨軍1個營的進攻,安全進入解放區。

    43軍128師383團潛渡先鋒營在赤水港至銅鼓嶺一帶成功登陸。(資料圖片)


  • 43軍加強營進軍海南島解放軍43軍128師383團一個加強營1007名指戰員,在團長徐芳春、營長孫有禮、教導員王恩榮的率領和瓊山縣第三區區長林棟的協助下,分乘21艘帆船,利用陰雨天,于3月10日13時自雷州半島的硇州島起渡,預定次日在文昌赤水港至銅鼓嶺一帶海岸登陸。

    準備潛渡登島的指戰員參加動員大會并集體宣誓。(資料圖片)

    瓊崖縱隊指定活動在瓊文地區的獨立團前往接應登陸部隊。接到瓊崖區黨委和北區地委緊急指示,中共文北縣委書記葉明華、縣長李光邦帶領干部和支前民工前往接應。

    戰士們全副武裝,前往集結地登船出征。(資料圖片)


  • 【渡海先鋒營與瓊縱接應部隊突破圍剿向白沙轉移】1950年3月8日,40軍118師352團加強營和瓊崖縱隊接應部隊一起,突破國民黨軍兩個團的追截,向白沙縣阜龍解放區轉移。

    40軍渡海先鋒營和瓊崖縱隊接應部隊會師。(資料圖片)

    首批渡海部隊勝利到達阜龍鄉,居住在周圍的黎族同胞紛紛前往慰問,有的挑來糧食,有的送來豬肉,有的送來芭蕉、芒果、菠蘿蜜等水果。一位黎族老大爺高興地牽來一頭牛,要送給部隊宰肉吃。部隊領導知道黎族同胞生活很困苦,再三婉言謝絕。老大爺說什么也不答應,把牛牽回去殺了,挑著牛肉送來。渡海先鋒營駐地一片歡騰。

    海南少數民族同胞送慰勞品,歡迎渡海解放軍。(資料圖片)

    《中國共產黨海南歷史(第一卷)》這樣評價:野戰軍第一次潛渡成功并與瓊崖縱隊會師,是瓊崖人民及瓊崖解放軍在堅持二十余年的孤島艱苦斗爭中第一次得到外力幫助的勝利會師,是瓊崖解放的“第一炮”,極大地鼓舞了瓊崖革命軍民。

  • 打贏解放海南島的前哨戰——解放廣西潿洲島1950年3月6日,中國人民解放軍40軍119師由白虎頭起航,3月7日,2營5連搶灘登陸,攻占萬寶山制高點,3營從左右兩翼迂回到潿洲墟,進行包圍攻擊。

    守軍節節敗退,企圖從海上逃跑。1營乘運輸船與配屬的土炮艇沖進潿洲灣,堵住港內國民黨軍艦船,與其“海碩”號炮艇展開炮戰,將其擊傷后,該艇逃跑。至此,廣西潿洲島全島解放。

    此戰繳獲了300多艘中大型的木船,及時補充給準備解放海南島的渡海作戰部隊。同時,解放潿洲島是解放海南島的前哨戰,創造了“陸軍海戰”的成功先例,檢驗了陸軍火炮上木船(土炮艇)、木船打鐵甲炮艇的創新戰法。

    時任40軍軍長韓先楚在《跨海之戰》中寫道:“潿洲島解放了,五百多敵人無一漏網,三百多只木帆船全部為我繳獲。這對我軍大舉登陸海南島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p>

    1950年3月6日,我軍某部指戰員登船向潿洲島進發。(資料圖片)

    在解放潿洲島戰斗中,我軍戰士冒著炮火向敵灘頭陣地沖擊。(資料圖片)


責任編輯:趙澤輝    頁面設計:林婧    技術支持:羅超
www.781029.tw AllRights Reserved
??诰W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許可不得復制或轉載(瓊ICP備05001198)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企業法人營業執照 增值服務許可證
幸运飞艇走势图怎么看图文了解